照金资讯
最新资讯
精彩图片
你的位置:首页 > 照金资讯 > 照金新闻

《人民日报》今日整版报道照金小镇

2021/1/29 9:23:14 来源: 点击:

1

《人民日报》五版整版

巍巍照金展红旗

(峥嵘岁月)


行走在陕西铜川市耀州区的山区,到处是纵横沟壑、石峰千仞,斧劈刀削苍山骨,曾经硝烟远,如今醉游人。吸引人们前来的不只是奇绝的丹霞风光,更是那段激情澎湃的革命岁月。

瑞金在南,照金居北。习近平总书记说:“以照金为中心的陕甘边革命根据地,在中国革命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上世纪30年代初,刘志丹、谢子长、习仲勋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将红旗插在了陕西照金的深山之中,创建了以照金为中心的西北地区第一个山区革命根据地——陕甘边革命根据地。山木无言,艰苦卓绝的革命故事穿越历史,熠熠生辉。

“最根本的是要有根据地”

山间清晨,汽车翻过一道道川沟,抵达照金芋园村,这里便是田发义的家。

79岁的田发义身穿灰棉袄,头戴蓝布帽,精神矍铄。进了屋,围着滋滋响的火炉,老人家打开了话匣子:“额大(父亲)开始在芋园闹革命时,还是个十几岁的娃娃。”说起父亲田德法,老人家一脸自豪。

芋园,是照金东北的一个偏僻小村落,西上党家山,可通薛家寨。当年,这里是照金最早闹革命的地方之一,骁勇善战的芋园游击队随后上了薛家寨,参与了根据地“大本营”的建设。

习仲勋第一次见到刘志丹时,刘志丹分析形势:“几年来,陕甘地区先后举行过大大小小70多次兵变,都失败了,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军事运动没有同农民运动结合起来,没有建立起革命根据地……现在最根本的是要有根据地。”

为什么选择照金?一是山高林密、便于隐藏,二是百姓困苦、革命热情高涨。在陕甘边革命根据地照金纪念馆,陈列着大小两个粮食斗,讲解员介绍:“当地的土豪劣绅压迫百姓,大斗收粮、小斗出粮,广大贫苦群众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1932年2月20日元宵夜,枪声在照金街头打响,刘志丹和谢子长率领的红军陕甘游击队奇袭当地民团,照金革命的烽火就此点燃。

同年12月,红军陕甘游击队正式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六军第二团,这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在西北地区建立的最早的正规红军。建军之初,几个人分不到一杆枪,连土枪都稀罕,大刀长矛甚至农具都成了红军战士手中的武器。首战焦家坪、火烧香山寺、鏖战庙湾镇……红二团转战照金各处,让当地民众欢欣鼓舞,敌人闻风丧胆。

前线战斗遍地开花,后方群众工作如火如荼。1933年4月,陕甘边革命委员会成立,不少参会代表不识字,就采取投豆得票的办法。在极端艰苦的环境下,革命的种子在照金扎根出苗,当地群众说:“人们都愿意跟着共产党走。”

“没有老百姓,就没有红军寨”

在薛家寨一号寨洞的山坡上,许多游客都会在一方墓碑前驻足凭吊,烈士李妙斋长眠于此。

1933年9月,国民党反动派纠集部队围攻薛家寨,陕甘游击队总指挥李妙斋指挥部队奋力反击,在追击逃敌时中了冷枪,与警卫员一起英勇牺牲。

照金镇田峪村村民祁志华说:“我爷爷祁振海是红军联络员,把给家里老人准备的两口棺材偷偷拉上山,才把两位烈士安葬。”薛家寨失守后,土匪民团把两位烈士的棺木挖了出来,后来,附近村民又秘密将两位烈士重新入殓下葬。

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土地革命运动废除了强加于农民的佃租、欠债和苛捐杂税,极大地调动了照金苏区群众的革命积极性。据统计,30多名优秀子弟加入主力红军,百余名热血青年参加地方游击队。

如今,在薛家寨的红军寨洞,依然能够看到堞墙工事,所用黄土都是当年老百姓从很远的地方肩挑背驮而来。照金纪念馆副馆长宋建斌说:“那时,男人为红军修工事、运兵粮,女人在寨洞里缝衣服、照顾伤员。没有老百姓,就没有红军寨!”

在习仲勋等的努力下,北梁、陈家坡等十几个村建立了健全的党组织和群众组织。照金村村民南民政说:“听村里老人讲,红军纪律严明,从不白吃白拿,还经常下山给老百姓干农活。”

习仲勋在陕甘游击队总指挥部任政委时,对20多支游击队进行政治、组织上的彻底整治,他的优良作风感染了很多干部群众。

刘志丹说:“你做得好,有你这样的作风,咱们就会立于不败之地。”时任红二十六军第二团团长的王世泰也高度评价习仲勋的工作:“凡熟悉这段历史的同志,都为习仲勋同志扎实的工作作风、任劳任怨的品格、身先士卒的精神所感动。”

1933年春夏之际,陕甘边革命委员会在山下亭子沟口建立起集贸市场,“招百商而不纳税,不设关卡不盘查”,边区后勤干部在集市上坚持公买公卖、群众优先的原则,每天开市先让群众购买,快收摊时才收购所余粮食蔬菜。

“一棵大杨树下,马灯亮了一整夜,陈家坡会议的讨论也进行了一整夜”

照金纪念馆中,有一件展品引得众人驻足围观,几颗手榴弹由一根粗大的麻绳串起,这便是“麻辫手榴弹”。

“这是照金军民发明的独特武器,它们由收缴来的麻钱铸成,系上麻绳,通过抡甩可以让手榴弹飞得更远。”宋建斌介绍。

“榆木大炮”是刘志丹发明的。为了震慑敌人,他带人砍下山中高大的榆木,做成火炮的形状,用锅灰和桐油漆好,行军时由骡子驮着,外面盖上红布。

红军战士们吃的是只磨不筛的麦子面饼和苞谷糁粥,最好的武器是缴获来的“万国造”。虽吃不饱穿不暖,武器简陋,却战得豪情万丈、山河震动。

女游击队员同凤云的儿媳翟爱英回忆:“婆婆在薛家寨照顾过红军伤员,有时候一件血衣要换好几盆水才能洗干净。”

“一棵大杨树下,马灯亮了一整夜,陈家坡会议的讨论也进行了一整夜。”陈家坡会议旧址讲解员杜天祥介绍。

在陈家坡会议上,一系列问题得到彻底解决,会议制定了各方力量一致行动,广泛开展游击战争,深入开展群众工作的战略方针,为革命指明了方向。

1933年10月,国民党反动派再次重兵围攻薛家寨,据点被敌人攻破后,数名女战士被逼到了石崖断壁上,在打光所有子弹后,纵身跳下悬崖。

同凤云被山腰的树枝挂住幸存了下来。她的儿子高安平回忆起母亲时几度落泪:“娘是个刚强的女人,由于摔伤,她的腰直不起来,走路只能侧身挪。但她说,为了革命,值!”

照金苏区失陷后,革命的火种并未就此熄灭。刘志丹、习仲勋领导陕甘红军继续在外线作战,将根据地中心转移至南梁,陕甘边革命根据地后与陕北革命根据地合并为西北革命根据地。

1934年,红军重新打回照金,全面恢复和巩固了照金苏区,照金也一度成为抗击国民党反动派的前沿阵地,直至1949年耀县全境解放。

2

《人民日报》四版

照金:鱼水情深红军寨

(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寨身高耸,四面峻绝,海拔1619米。

眺望薛家寨,79岁的田发义红了眼眶。父亲临终前念叨的山寨,此刻就在眼前。

陕西省铜川市耀州区照金镇农民田发义,是老红军田德法的儿子。88年前,18岁的田德法曾在此修寨筑堡,浴血战斗。“老爷子常讲,跟着共产党,老百姓才有盼头。”来到山寨脚下,田发义感慨万千。

时针拨回到上世纪30年代初,耀州照金一带,大部分土地被几家大地主所占,无地农民超过六成。苛捐杂税沉重,饥馑灾荒不断,老百姓苦不堪言。

在极其艰难困苦的情况下,刘志丹、谢子长、习仲勋等老一辈革命家在这里英勇开展革命活动,组建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六军,成立了陕甘边特委和陕甘边革命委员会,创建了以照金为中心的陕甘边革命根据地。随着党政军领导机构迁驻薛家寨,这方峭壁石崖,成了红军和游击队的大本营。

隆冬时节,记者拾级而上,薛家寨背阴处仍覆盖着点点白雪。山寨走势雄奇,壁立千仞如斧劈刀削。山上的4个天然岩洞里,曾建立了1至4号红军寨子,设有红军医院、被服厂、修械所、后勤仓库等,可容千人,易守难攻。

“为了山寨安全,就要打堞墙,设哨卡。”田发义说,父亲当年也参与建造防御工事,修整碉堡。打墙需要黄土,寨子所在之处却是石头山,“运黄土全靠热心的老百姓拿肩扛、用背驮,运了半年多。”

山上如火如荼,山脚也热火朝天。1933年春夏,山寨下的亭子沟口,农贸集市建了起来:小米、萝卜、豆腐、鸡蛋……红军上集采购,恪守“公买公卖、群众先买”原则,快收摊时才收购所剩食蔬,纪律严明。

“红军去老乡家里买粮,从不白拿。”田发义常听父亲讲,“一到农忙,红军就帮忙犁地、收麦子,老乡给红军纳鞋底,还给做荞麦搅团吃”。

根据地里军民鱼水、欣欣向荣,引得敌军虎视眈眈。1933年9月,趁红军主力外线作战,敌军从薛家寨后梁发起进攻。而此时,山寨上仅有政治保卫队留守。

兵寡势孤,情势危急!在习仲勋同志指挥下,红军医院、被服厂、修械所的干部工人,纷纷拿起武器;妇女游击队的全体队员,也毅然投入战斗。秋雨滂沱,大伙儿愈战愈勇,阻敌于险壁之下。此时,游击队主力赶回增援,薛家寨里枪炮齐鸣。从拂晓激战到下午,敌军狼狈溃逃。

抚今追昔,感慨万千。顺着登山步道,来到1号红军寨洞,100多平方米的空间里,最高处约3米,低处不足1米高。其他寨洞内,当年的连锅灶,土炕连着灶头;低头一看,修械所的机床孔槽依稀可辨。山寨寂静无言,却铭记着一段艰苦奋斗的岁月。

“在薛家寨闹革命,遇到百姓,得亲。”父亲的话,田发义一辈子铭记于心。

烽烟何曾远,峥嵘岁月稠。在照金乡野,还有更多感人肺腑的红军往事。

今日照金


(本文转自/陕文投集团  编辑/杨琳